<em id="0fh63"><span id="0fh63"></span></em>
    <em id="0fh63"></em>
    <dl id="0fh63"></dl><sup id="0fh63"></sup>

      <div id="0fh63"></div>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其他类型 > 枫城旧事 > 枫城旧事目录

      《枫城旧事》 / 作者:宁溪南

      收藏
      暂无收藏记录...
      阅读记录
      暂无阅读记录...

      第155章 老猫的死 最后更新:2019-04-22

        可能是见到了希望,刘桂新的心情特别好,连晚饭都多吃了几口。

        医院那边的手术计划很快就定下来了,通知了张清之。

        晚?#24076;?#21016;桂新睡了,张清之坐在床边怎么也睡不着,越不想想越是想些不好的事儿,心烦意乱的。

        他劝着刘桂新,自己心里却是越来越怕,越来越紧张,压的透不过气来。

        他想抽根烟,可是刘桂新烦烟味儿,他已经很长时间没买烟了。

        就这么压着焦燥笑着面对刘桂新,压抑着过了几天,到了手术的日子。

        没敢对刘桂新说是手术,说的是要观察一段时间,刘桂新进去的时候还当是做一个检查。

        这种大检查隔几天就要来一次,已经习惯了。

        大夫那边张清之也是托付好了,不会主动和刘桂新讲手术的事情,反正是需要全麻,事后知道也已经做完了。

        刘桂新被推了进去,张清之心慌意乱的等在手术室门口。

        头?#24076;?#25163;心里全是汗水。

        怎么也冷静不下来,心跳的像似要蹦出来一样,咕咚咕咚的响。

        大夫进手术室的时候随手塞了半盒赤水河给他,他跑到厕所抽了两根,整个人抽的天旋地转,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要飞一样,到是没那么?#21507;?#20102;。

        用凉水洗了头脸,?#21653;?#30340;漱了漱口,的回到手术室门口。

        这个手术大夫估计需要三个小时。生死就在这三个小时中宣布。

        世界上最漫长的时间就是?#21364;?br>
        比?#21364;?#36824;要漫长的是?#21364;?#26410;知。

        手术室这边基?#26087;?#27809;有人走动,走廊里静?#37027;?#30340;,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。偶尔走过的护士也是面无表情走?#21453;?#39118;,无形中就给?#21364;?#30340;人带来更多的压力。

        张清之不知道看过了多少次手表,每一次发现都只过了几?#31181;櫻?#20294;感觉上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。

        他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干点什么,或者准备些什么,越是希望好结果脑子里就越全是不好的念头。

        没有任何人能在这个时候帮他一下,或是分担点儿什么,这个世界上能相依为命的人正在里面接受宣?#23567;?br>
        时间在张清之的煎熬?#26032;?#24930;走过。

        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四个小时

        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那一瞬间张清之差点跳起来。

        “手术很顺利,没有什么突n况,切除部位比预计的稍微,嗯,有所增加,这个可能对术后恢复有一点儿影响不过问题不大。

        因为肺?#30475;?#20260;,病人在前期可能会有缺氧,呼吸困难这样的症状,这都是正常的,不能大量活动也不要惹她生气,不能大哭大笑,保持情绪的稳定。

        恢复了以后病人也不适?#27927;?#20107;体力劳作了,尽量别让她累到。

        另外,顺便也观察了一下左叶上的病灶,一切和估计差不多。病人的身体短期内已经不能再动大手术了,要靠药物控制,这都得你们配合。

        别耽心,一切正常,希望还是挺大的,我们的任务完成了,接下来就靠你了。”

        大夫看样子也是累了,额头上全是汗水,和张清之交待了一下就走了。

        又隔了十多?#31181;櫻?#26127;迷状态挂着吊**的刘桂新被护士推出来。

        因为失血她的脸色很苍白,静静的躺在被子里,瘦削的身体随着床下轮子的震动颤动着。

        和护士一起把刘桂新抬到病床?#24076;?#24110;她掖好被子,张清之就这?#31383;?#38745;的坐在床边,把手伸进被子下面轻轻握着刘桂新的一只手,?#21364;?#30528;她醒来。

        也许很快,也许,就是永远。

        病房里的人也感觉到了张清之的情绪,自觉的降低了说话走路的声音。

        一家带着孩子来?#35762;?#30340;家属赶紧牵着孩子告辞走了。

        很多时候,只要你细心,会在身边发?#20013;?#22810;暖心的细节。

        张景义坐在炕上看着外面发呆,烟袋锅拿在手里也忘了抽。

        张兴军带着张兴龙在外面院子里玩儿。

        因为撒欢已经被一向和善的姥姥用笤帚抽了两次屁股,一向活泼淘气的张兴军这会儿老实了下来。

        “你猜姥今天怎么了?”张兴军小声问。

        张兴龙摇摇头。

        “跟你说什么也没用。”张兴军埋怨了一句:“去后院啊?抓虫子去。”

        张兴龙还是摇头:“不,?#20381;?#35201;打人。”

        张万智今天也让张景义吵了好几次了,莫名其妙的。不过老头原本话就少,吵了也不吱声,拿了东西出去干活去了。惹不起?#21494;恪?br>
        张景义也没去管,心神不安的在屋里转了几圈又坐到炕沿?#24076;?#25226;烟袋含到嘴里抽了抽,早就灭了,随手把烟袋丢到一边。

        左右看了看,想了想,张景义去外屋篮子里拿了个鸡蛋出来,走到柜边拿过摆在柜上的方镜放平,把鸡蛋的小?#28902;?#19979;一边念叨一边把鸡蛋在镜面上转着圈划动。

        念叨一会儿划几圈,松手看着鸡蛋倒下来。

        再念?#23545;?#21010;。

        直到鸡蛋直挺挺的立在镜面上。

        家里的老猫在北炕也不知道折腾什么,跳来窜去的,张景义呵斥了几声也不见消停,随手拿起炕边的剪子甩了过去:“打死你,闹腾。”

        老猫?#21307;?#19968;声跳了起来,挣扎着从后窗跳了出去。剪刀插在它身上被带了出去。

        老太太拍了一下大腿,把镜子放好鸡蛋收起来,去西屋吊篮里翻腾,找了黄纸出来坐在炕上叠,一边叠一边嘴里念念有词,叠了一垛出来停下手,把剩下的黄纸收好。

        找了一圈,拿了火柴,拿着叠好的黄纸出来出了西?#22909;牛?#36208;到坎上老核桃树底下,用木棍在地面上划了个圈,蹲下来?#27809;?#26612;点着黄纸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,直到黄纸烧干净。

        好像?#21069;?#20102;一件大事一样,张景义长出了一口长气,往西边岭口看了一会儿,这才转身慢慢下?#19981;?#20102;院子。

        老猫死了。

        被剪子穿透了肚子,死在后窗底下。

        张万礼把剪子b擦干净,把老猫埋了,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 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张兴军和张兴龙小哥俩都没敢大声说话,老老实实吃了饭洗了脚就自己铺好小被躺下了。

        临睡觉,张景义说:“?#19968;?#21040;刘华奇了,烧了点纸。肯定是?#23601;?#26377;事了。”11

        bq
  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http://www.3035187.com
      墨缘文学网
     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

      <em id="0fh63"><span id="0fh63"></span></em>
        <em id="0fh63"></em>
        <dl id="0fh63"></dl><sup id="0fh63"></sup>

          <div id="0fh63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0fh63"><span id="0fh63"></span></em>
            <em id="0fh63"></em>
            <dl id="0fh63"></dl><sup id="0fh63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0fh63"></div>